焦点纪实
人物纪实
生活纪实
慈善人物
慈善关爱 >> 回访纪实 双击自动滚屏

王新起:卖鞋六元走回老家后续报道
更新:2008-2-16 关注:3396 作者:张仁杰 来源:感恩中国 字体【】【】【

王新起:卖鞋六元走回老家后续报道
看着弟弟王新启一笔一划地签着字,王新得仍有些责怪地说:“那天你怎么不听话,一个人走了呢?我不是和你说好了,第二天我直接去医院找你并带钱来给你看病吗?你这一走弄得我整个过年心里都不安,我一直担心着你……。”
广告

  2008年2月15日下午1点13分,站在救助站门口的王新得显得焦躁不安,他是准备前来接他在北京朝阳区走丢了的弟弟。他一边用手翻动着居民户口薄一边用激动地有些磕磕绊绊语音说:“昨天下午,我听说我的傻弟弟王新启(即上篇报道中的王新起)找到了,当时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是2007年12月6号带弟弟来北京的,可没几天就弄丢了。我刚开始还骑着自行车到处找,可找到最后我也没有多大心思继续找了。你说北京这么大这么冷,我弟弟肯定已经冻死在外面了。再后来我也到过派出所报过案,但是派出所也一直没有给我答复。我真不敢相信我弟弟王新启现在还活着!”

  站在一旁的是王新得的儿子王高杰,他今天特意从天津赶过来。听说叔叔王新启真的在救助站,王高杰用手背捂住嘴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可最终还是压抑不住地哭了起来。看到儿子哭了,王新得大声劝慰他:“王高杰,你现在不能哭,你叔叔不是已经被好心人找到了吗?听话!现在不要哭了,你叔叔没有被冻死而是被好心人救了,我们应该高兴!不要再哭了,不要让你的叔叔看见了!”

  到了中午1点16分,王新启被救助站管理人员从宿舍里带了出来。王新得连忙迎上前去,边流泪边轻声责怪道:“弟弟呀,这么多天你是怎么熬过来的?我还以为你饿死在外面了,没想到今天能够见到活着的你。你不知道自从你走丢后,我一直不敢和俺爸说起这件事!如果俺爸知道了,他非得急死!”

  王高杰一直蹲在地上哭,知道叔叔出来了他仍然蹲在地上哭泣。王新得见状,只得再次安慰儿子:“王高杰,你不要再哭了,你叔叔已经活着站在我们面前了!不要再哭了!”见劝不动儿子,王新得便向我们解释道:“唉,你们不知道呀,俺家大孩子昨天下午听说他叔叔找到了,他就一晚上没有吃东西连夜从天津打工的地方赶到北京,想过来接他的叔叔。虽然这孩子耳朵听不见东西,可他跟他的傻叔叔从小就很亲!”

  见到前来和他们办理离站相关手续的海淀区救助站工作人员,王新得拉着弟弟王新启一齐跪了下来,边磕头边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感谢!今天见到我弟弟还活着,我心里太高兴了!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我和弟弟给你们磕头了!谢谢你们收留我可怜的弟弟,谢谢了!”

  按照救助站管理规定,被亲人接出救助站时需要签署一份文件。看着弟弟王新启一笔一划地签字,王新得仍有些责怪地说:“那天你怎么不听话,一个人走了呢?我不是和你说好了,第二天我直接去医院找你并带钱给你看病吗?你这一走弄得我整个过年心里都很不安,我一直担心着你,以为你在外面不是冻死了就是饿死了!”

  办理完出站手续,救助站工作人员拿出一千元钱对王新得说:“王新启的哥哥,这是昨天有两位好心人从感恩中国网站上看到了王新启的遭遇后特意捐给他的一千元钱。你来点点,看钱数对不对?这笔钱是好心人捐助的,你们家不要乱花,把这钱用在给你弟弟看病上。”

  意外获知有人捐助弟弟的消息后,王新得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边签字领钱边说:“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了,原来我以为这个社会上没有好人了,现在才知道我们国家还是好人多!现在人的精神觉悟真的很好,看来还是精神高于物质呀!我今天真的很感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以后如果能挣到钱我也要多帮助别人,北京真的是好人多!”

  将弟弟接出了救助站,王新得边拉着弟弟王新启过马路边告诉我们:“其实呀,在俺爸眼里我弟弟王新启比我优秀多了。不瞒你说我弟弟在上初中的时候年年都是尖子生,那时候俺爸一直认为我比不上弟。哪知道我弟弟初中毕业就死活不愿意上学了,后来我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如果我弟弟能上高中的话,他肯定比我有出息!”

  得知王新启的境遇后,中央电视台半边天栏目的何思源编导特意开车前来接送王新启的家人。考虑到忙碌了半天后王新启一家还没有吃饭,何思源特意请他们前去路边的小饭馆吃饭。刚一坐下,王新启就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一元钱对哥哥说:“哥,你看我今天弄到了一张钱。哥,你看到没有,这钱上面有毛主度头像呢!哥,这钱要好好留着将来用!钱可是好东西呀!”坐在一旁的王新得看着弟弟,抿了抿嘴没有回答。

  吃饭的时候,坐在对面的王高杰将自己的饭拨出很多给叔叔吃。王新得在旁边叹气道:“唉,说来话长,我原本聪明的弟弟是被一个冤案害成现在这个傻样子的。我弟弟现在吃饭特别能吃,如果舍得给他吃的话,他一顿可以吃五斤豆腐和喝完十瓶啤酒后还会觉得没有吃饱。可怜我们家里的条件实在太差了,哪能弄到这么多东西给他吃呀!儿子,你也要多吃点东西,从昨天到现在你在火车上也没有吃。唉,我这个大儿子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可他从小就患了神经性耳聋。听医院说安个什么人造耳蜗就以听到说话了,可我们家本来就非常困难,哪能有那么多钱给他治耳朵!”

  下午2点8分王新启在哥哥王新得和侄儿王高杰的陪同下乘坐城铁去哥哥居住的地方。当我们在地铁入口处告别的时候,王新启想了有十秒钟,然后笑着对我们说了句:“再见”!

 

  感谢:北京张亦倩朋友以及她的亲戚2月14日去救助站看望王新启,并捐助给他1000元钱。

  手记:2008年2月14日,一位自称来自河南的好心网友说找到了王新启的家人,随后我们电话联系上了王新启的哥哥王新得以及他的几个亲人。

  2008年2月15日,通过电话联系我见到了前北京朝阳区崔各庄乡赶过来的王新启的哥哥王新得以及从天津连夜坐火车来的侄儿王高杰。

  通过和王新得的交谈,我才了解到王新启的精神有些不太正常,他把自己的名字写错了一个字。通过王新得拿过来的弟弟的身份证上显示,他的名字叫“王新启”。

  当我们约好今天见面的时候在五道口初次相见时,王新得和他的大儿子王高杰都显得非常紧张,紧张到有时说话词不达意。

  当王新得终于在救助站见到以为冻死或者饿死的弟弟王新启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将弟弟拉着走出救助站后,王新得激动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

  提到自己的弟弟,王新得叹着气向我们说了很多有关王新启的事,他说:“我家里一共有兄弟姐妹六个,我和弟弟是男孩。我在家排名老二,弟弟王新启排名老四。我们兄弟姐妹六人除了弟弟王新启没有成家外,其余的都已经成家。

  我弟弟王新启1971年4月20日出生的,从小他就非常聪明,从小学到初中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所以俺爸特别喜欢我弟弟,俺爸那时说王新启将来长大了肯定比我有出息!初中毕业后我弟弟突然跟家里说不上了,尽管家里人多次劝说但最终我弟弟还是没有去读高中。

  在我弟弟二十多岁的时候,在亲戚的帮助下给他介绍了个对象。当时女方要求我们家必须买一台彩色电视机做嫁妆,可那个时候我家根本拿不出买彩电的一千多块钱,所以女方退掉了和我弟弟的婚事。自从女方退亲后,我弟弟就开始变得精神失常了,他整天把自己关到屋子里不和别人说话。

  看到我弟弟变傻了,我们家东凑西借弄了点钱给他治病。1992年我带着我弟弟来到了河南省驻马店精神病医院,医院的医生说一个疗程需要住院三个月。可住到两个月我们家实在是没有钱了,只好带着我弟弟从医院提早回家。回家后我弟弟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可我们家因为没有钱只能干着急。

  1993年有一天我们邻居王孟良的老婆跑到我们家说我弟弟王新启强jian了她,当时我和俺爸一听说便把我弟弟送到了派出所接受处理。派出所的民警当时说想要知道我弟弟是不是真的有精神病必须去专门的机构鉴定,这样才会有效。当我把我弟弟1992年在驻马店精神病院住院和诊断的证明交给民警看时,民警说这些证明都没有效,必须去专门鉴定精神病的机构。可我们家实在是太困难了,拿不出这笔钱来做给弟弟做精神病鉴定。

  大概到了1993年11月份我弟弟被以强jian的罪名判刑三年。当时办案民警说我弟弟的胸口上被王孟良的老婆咬了一口,至于后来以什么证据判的三年我们家人也弄不清楚。我弟弟原来是判三年,因为他在教管所表现好减刑了半年,所以总共在教管所呆了二年半后才被放了出来。

  1995年我弟弟还在服刑时,我们60多岁的母亲因为一直为弟弟担心着急最终去世了,临走时我母亲还说我弟弟是被冤枉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到现在还不明白,既然给我弟弟判刑三年为什么不在监狱里服刑却在教管所服刑?再说王孟良的老婆当时不仅已经是有一个小孩的妈妈,她的年龄还比我弟弟大五岁,可我弟弟当时还是个没有结婚的人,我想不通为什么精神失常的弟弟要去强jian王孟良的老婆?在我弟弟服刑的两年多时间里,他的精神病更加严重了,最终导致我弟弟整个人废掉了!说实在话,这几年我一直都为我弟弟被判刑而感到不服气!

  1996年我弟弟王新启从教管所出来后精神病继续加重,他把家里能烧的全烧了,烧到最后俺爸只能躲到别人家里。我弟弟将家里烧得只剩下一个铁门后,他把铁门卸下来晚上直接睡在铁门上。后来我们家里土井抽水的铁筒也被人家偷了,我弟弟喝水都变得非常困难,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于是开始轮流给他东西吃。

  2007年12月6号因为我在北京种菜,所以将弟弟从河南老家带到北京来看病,没想到一来到北京我就和弟弟走丢了。”

  王新得一直为弟弟的遭遇愤愤不平,而一提到这些他就无法平静下来。我便问到他家庭的其它情况,王新得说:“我高中毕业后没有考取大学只能回农村种地。我爸爸当了30多年的村干部,我后来也在我们村当过副书记以及团支部书记,我还在河南西华县西下乡曹湾小学当过五年的代课老师。1985年我因为教的孩子出了成绩,得到周口地区教育局的奖励去北京游玩了一次。因为我是一边当村干部一边代课,所以我向镇教办申请一个民办教师的名额,可镇教办说解决不了名额问题,只能让我继续当代课老师。考虑到家里两个孩子上学和大儿子耳聋都需要钱治疗,我最终还是离开讲台去外面打工了。当我离开学校时心里真是舍不得呀,毕竟我对讲台有着很深的感情!可那个时候现实逼迫我不得不离开讲台!

  直到四年前我和老婆朱翠英来到北京朝阳崔各庄乡承包了一亩地种菜,现在一亩地每年给老板交600元,如今每月我和老婆两人能省下500元。我的大儿子现在在天津一家服装厂打工,小儿子王高阁去年考上河南科技大学如今在上学,我的两个孩子都是很懂事的孩子。今年放寒假我的小儿子跑到北京当了一个月的保安挣了700元,小儿子说他现在长大了,能挣一点钱就挣一点,这样也给家里减轻点负担。等这个月21号他就当满一个月保安了,然后他可以拿着工资回学校上课了。今年加上菜价往上涨了一些,所以我将我弟弟带到北京来准备给他看病。

  现在我老了,在河南老家的俺爸今年也78岁了。我只能先委托邻居们帮我暂时照顾一下,我这边邮点钱回家给俺爸过生活。

  不害怕你笑话,我当时把我弟弟王新启带到北京来看病的事都是瞒着我老婆做的,要不然我家老婆肯定会不高兴,因为这是我家兄弟而不是她家兄弟。

  去年我家大姐夫来北京地建筑工地上干活,不小心从三楼摔了下来。他昏迷了七天七夜后活了过来,大姐夫是粉碎性骨折目前还在治疗。不过他那个建筑工地的老板很好,直到现在我家大姐夫的医疗费还是工地老板出的……。”

 

  相关链接:《王新起:卖鞋六元,走回老家!》

 

  如果您想给王新启提供帮助的话,请点击察看《捐助说明》。

打印】 【返回】 【顶部

广告条

Copyright © 2007 www.www6.cn All Rights Reserved 维护设计:专业网站制作 Qww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