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纪实
人物纪实
生活纪实
慈善人物
慈善关爱 >> 求助纪实 双击自动滚屏

卢元仁:希望老婆能打我骂我!
更新:2008-6-21 关注:3767 作者:张仁杰 来源:感恩中国 字体【】【】【

卢元仁:希望老婆能打我骂我!
我心里真是有愧呀!你说我老婆一个女人家,田里家里不停地忙。看她这么累,我真希望她狠狠地打我一顿或者把我骂一顿,这样我的心里才会好受些……。
广告

  2008年3月18日我在明德小学第一次见到了李金洲,年仅8岁的他正在二年级的教室上课,神情显得很忧郁。据二年级班主任介绍,说李金洲同学在学校里一直很老实听话,可前段时间听到他的爸爸说他从小就患上了先天性心脏病,如果再不及时进行手术治疗的话有可能会危及到生命,但是李金洲的家境贫寒,根本无力承担做手术的费用,所以虽然明知他得的是先天性心脏病,却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做手术。

  班主任继续说:“李金洲同学的爸爸妈妈都是本地的农民,他的爸爸叫卢元仁,自已本身也患有疾病。如今全家的生计都落在李金洲的妈妈身上,她不仅要忙家里照顾两个病人,还要下地干活解决全家的吃饭问题。现在李金洲同学的姐姐读书,家里两个孩子就读,所以使得经济更加窘迫。因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原因,李金洲很少和同学一起玩,只要稍微做点运动他就是呼吸困难,所以他也显得不那么活跃,成绩也一般。”

  此后我在四川一直非常忙碌,自从汶川8级大地震后,我便不停地到处奔波寻访曾经在我镜头前出现的那些人群。在忙碌的时期,我的心中很牵挂李金洲,因为他们家也属于四川地震灾区。于是在2008年6月15日交通有所缓舒后,我特意赶到了李金洲的家,正碰上他的爸爸卢元仁以及正准备上坡上干活的李金洲的妈妈。卢元仁对妻子说:“李菊芬,我今天感觉身体很难受,看你像个男人样的忙上忙下,真觉得过意不去。我本来很想一起和你去山上栽红薯的,可我连走平路都走不动,爬坡就更难了,看来我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

  “你先不要再说了,今天下午你不用干别的什么,先躺到棚子里好好休息一下。等你觉得好受些再把家里的两头猪喂了,猪食我已经拌好了。我现在去把上午没有栽完的红薯栽完,要不然如果天再下雨了就不好栽了。晚上等李金洲和大女儿从外婆家回来后,你就让大娃把准备晚上吃的稀饭煮好就可以了。现在我得先去干活!”听了丈夫的话,李菊芬匆匆回应后便背着背篓急急地向坡上走去。

  目送妻子步履急促地消失在山坡上,卢元仁的情绪很低落。良久,他才很无奈地告诉我们:“你看我还是个男人吗?别人家的田里都是男人带头干活挑大梁,而我们家唯一的劳力就是孩子的妈妈,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吃软饭的没用的男人。看着孩子妈妈辛苦地一个人忙里忙外,我心里着急可身体却使不上劲,只能像个废物样的看着……。”

  来到猪圈看到圈内欢腾吃食的猪后卢成仁的脸上才稍微有了些欣慰,他告诉我们:“现在我们家最值钱的就是喂的这两头猪了,5月12号发生地震后我们家的房子也被震得东倒西歪,我当时站在房屋前的空地看着屋顶的瓦片落下来不知所措,直到地震过后我才一下子醒过来赶快跑去看猪圈里的猪有没有被砸死,如果猪被砸死了我们家就完了。目前这两头猪我们喂的虽然还不到一百斤重,但是家里最付钱的家产了,本来一直指望把猪养大后卖钱给我的儿子看病,谁想到我自己又病倒了。”说到自己的病,卢元仁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责和无奈。

  在圈做猪圈的屋子里靠墙都堆满了干柴,有一台已经老旧过时的电视机放置在巨大的石块上。看着这台电视机卢元仁很感慨地说:“这台黑白的电视机是我和孩子的妈妈结婚的时候买的,在这次地震中还没有被砸烂,看来老天还算是手下留情给我们留下了家里唯一的家电。不过自从地震后我们这里一直没有电,要等以后通电了我才知道这台电视机到底有没有坏。我仔细检查过发现电视机外表没有明显的砸伤,我估计应该没有坏。”

  地震后屋顶的大部分瓦片已经掉落,看着一些残留在框架上的瓦片,卢元仁有些着急地说:“你看我们的屋顶已经成这个样子,这几天我一直想爬到房顶上把没有震烂的瓦给弄下来,可我实在是没有力气爬上去。老婆一直想爬到屋顶去捡瓦片,可我说什么也不能让她上去,你说我们全家现在只能靠老婆一个人,万一她不小心从房顶上摔下来,我们这个家就完了!”

  进到屋内发现房里空空如也,一些瓦片直接掉下来零落一地。看着已经成危房的房子,卢元仁忍不住地唉声叹气,他告诉我们:“我们家这三间土房已经盖了有16年,盖房子的钱头几年才好不容易还清。你别看这只是几间土房子不值几个钱,但对我们家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房子了,最起码我们一家四口可以在这里避风躲雨,谁想到这场地震把我们唯一的房子也给震烂了。看到房子成这样,我真是没有一点办法……。”

  一个多小时后卢菊芬在山坡上栽完红薯背着背篓返回家,看到站在院子盯着房子不住叹气的丈夫后她不禁有些生气地说:“卢元仁,你怎么不去睡觉好好休息一下,医生让你多注意休息,否则你的肺结核病就难以治好。房子该塌已经塌了,你看着它又有什么用?又不能把房子看好。并且现在房子还经常落瓦,你别站在附近小心被瓦片砸着了!”

  来到屋后的小沟渠里洗手,提起自己患病的丈夫和孩子,卢菊芬控制不住地难过,她泣声说:“干活苦点累点我不怕,我也从来没有怨言,但是我就只希望我的丈夫和孩子能够平平安安、健康健康。我的儿子李金洲是在他3岁的时候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医生当时就说要马上给他动手术,只要动了手术就可以把他的病治好。可手术费要两万多元,这笔钱对于我们家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家里穷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钱,孩子的病我们治不起啊……。”

  说起儿子的病,卢元仁的情绪激动起来,他“李菊芬,你不要提李金洲的病了,你这个做妈妈的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怪我这个当爸爸的没用,没钱给孩子治病!从儿子2000年出生到现在,我一直都挣不到给他治病的钱。不怪别的,只怪我自己拖累了这个家!”

  看到丈夫有些生气,李菊芬便不再言语快步走到猪圈旁临时堆放的地方准备烧水。因为怕丈夫的情绪不稳定,烧水的时候李菊芬对丈夫说:“你别多心,我从没有埋怨你,也从没有说你拖累我们。你现在快把外套穿上,不要感冒了。你现在身体不好,能热不能凉知道吗?我马上把水烧开后你就把药吃了,然后我再背一篓红薯苗去山坡上栽。”

  烧完开水后李菊芬便到临时搭建居住的棚子里找药督促丈夫吃,她对我们说:“我们现在全家四个人都住在这间棚子里,地震后家里的房子不能住了,于是我们在这里搭了个小棚子,家里本来也没有什么东西。前段时间我们这里天天有余震,山上经常滚石头下来还有滑坡。唉,我真不知道我们这里哪个地方得罪老天爷了,让我们遭这样的罪!”

  手捧着一大把药的卢元仁无可奈何地对我们说:“自从我去年4月份查出患有肺结核后,现在每天都要吃这种药。原来我以为肺结核病是免费治的,但到了江油市肺结核病医院才得各只能免费治疗六个月,以后的费用需要自己承担。可是在免费的六个月里益肝灵片还要我们自己花钱买。现在我每天要吃益肝灵片、利福平胶囊和氧氟沙星这些药物,一个月光药费就要大约250元。我真不想再吃这些药物了,我想给我的儿子看病。你说我怎么这么没用,不仅没有挣到给儿子看病的钱,自己还得了肺结核病!”

  “卢元仁,你别说了,我就听不得你说这些话。你得病又不是自己想得的,在没有生病的时候你不也一样到处找活路(活路在当地是指找工作的意思)吗?不也是想给儿子挣钱带他看病吗?虽然当时没有挣到钱,但是我从没有怪过你。你现在只要好好地把病治好,我们这个家才有希望。只要我们以后努力,肯定能挣到给儿子看病的钱!”看到丈夫难过,李菊芬便在一旁安慰道。

  看着丈夫把药吃过后,李菊芬又背上背篓往山坡上急匆匆地赶去,临走时她又不放心地嘱咐道:“我去山坡栽红薯苗,全部栽完后我再回来。晚上如果李金洲和大女儿回来了我不在,你就让女儿把稀饭热一下吃。等我回来后再给你弄点菜吃,你自己不要乱吃菜,因为医生说了菜里面除了放点盐别的什么都不能放!”

  目送妻子忙碌的背影消失,卢元仁又开始不住叹气,他说:“我觉得现在自己是活一天算一天,我爸妈都已经去世,我现在感到最对不起的是我的儿子和老婆。我没生病的时候忙来忙去也没挣到给儿子看病的钱,儿子的先天性心脏病一拖就拖到现在了。现在我自己又得了这个肺结核病,不能干重活,反倒要老婆来照顾我,我心里真是有愧呀!你说我老婆一个女人家,田里家里不停地忙。看她这么累,我真希望她狠狠地打我一顿或者把我骂一顿,这样我的心里才会好受些……。”

 

  手记:2008年3月18日在江油市海事处刘明江处长的帮助下我来到了明德小学进行贫困学生采写,李金洲小朋友便是其中一位显得神情忧郁的贫困生。

  通过助学纪实平台明德小学的部分学生逐一得到爱心人士“一对一”结对,其中对患有疾病的贫困生爱心人士都表现出关爱的热忱,在这里我们对所有的好心人表示感谢。在关心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李金洲小朋友的爱心人士中,邢会利女士来邮表示她愿意个人提供一万元作为其手术治疗费。

  本来一直想再次前往李金洲小朋友所处的区域,但是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后,交通枢纽被毁坏无法前行,我也在不停地奔波去寻访曾经出现在我镜头前那些我采写的贫困人群,在寻访途中我真希望我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我的错觉,真希望地震并没有发生。

  当我徒步走在随时都会滑落巨石并被泥石流淹没道路的大山里七天六夜后,终于在深山里看到平安的孩子们,放下心来的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这不是因为脚被磨破流血的疼痛而是因为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了一丝宽慰。

  现在回想起在在大山里的感受,只能感慨我们在大自然面前真的太过于渺小和无奈了。很多次看到巨大的石块从山上滑落,处于本能我很想躲避但疲惫的双腿根本挪不动步子,无法挪动的我只能闭上眼睛等待死亡!在闭眼的时候我心里企盼石头能一下将我砸死,这样也算痛快的了结,我不希望被砸伤后慢慢地死去。如果我没有被砸死,我就是爬也要爬到大山深处去看看我在地震前拍摄的那些孩子们。

  2008年6月15日下午活着走出大山的我来到了江油市,很高兴的是虽然在这场地震中明德小学两栋教室和宿舍楼被毁坏,但没有学生伤亡。带着对李金洲小朋友家庭的牵挂,我赶到了他的家。

  到达村庄后我才得知李金洲和他的姐姐卢佳玉去外婆家了,在村里我们只见到了他的忙碌干活的母亲以及不住唉声叹气的父亲。受地震的影响李金洲小朋友家里的三间土房变成了危房,身患肺结核病的他的父亲卢元仁站在危房前满脸的无奈和焦虑。

  说起自己的家庭,1969年7月19日出生的卢元仁在谈话中夹杂了很多的无奈和绝望,他说:“我和李金洲的妈妈李菊芬是在1997年结婚的,1998年1月5日我们的大女儿卢佳玉出生了,2000年2月我们的儿子李金洲也出生了。看到家里的一女一儿,我心里非常高兴。虽然当时我们家里因为盖房还欠有外债,但是我不怕,我深信只要人不好吃懒做就一定能把家庭搞好。我当时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想把外债还清后再把家里的黑白电视机换成彩色的。

  谁知到了2003年我们的儿子李金洲被医院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他的心脏上有个缺口需要两万元做手术,还说如果不及时治疗等孩子慢慢长大后就会呼吸越来越困难,以后也不能结婚。听完医生的话我一下子蒙了,对于本来就贫困的家庭来说两万元是个天文数字。为了给儿子做手术我四处筹钱却没借到,面对借钱无望我只好四处打工希望能挣到足钱去带儿子做手术。

  为了挣钱我去过河北挖铁矿,谁知没干多久铁矿就倒闭了;铁矿倒闭后我就跟着工友去河南挖煤,可没多久国家就让小煤矿停产了,就这样我虽然一直想拼命挣钱却一直没有挣到。到了2007年4月份外出打工的我在检查身体时被意外查出患有肺结核病,当时我就被辞退了只能回了老家治病。回家的途中我真想不通,为什么我这么拼命工作却挣不到给儿子看病的钱,自己却又意外得了病!这个问题我到现在都想不通!

  我也想过放弃自己的治疗可我的老婆不同意,她非要坚持让我治病。如今我们全家的重活只能靠老婆一个人干,看着她每天忙来忙去我的心里非常难过。头几天栽秧的时候我看到别人家的秧苗已经全部栽完了,我心里非常着急于是偷偷下田干活,没想到只干了半天却因为累着了病情再次复发。5月12号发生地震的时候我真想在房间里被砸死算了,也许我死了可以给老婆减轻负担了!

  从去年治疗肺结核病开始前前后后已经花去了大约三千多元钱,现在我每个月的吃药钱也需要大约250元。我们家虽然有四口人但是只有两个人的田,每年的水稻收成是500斤左右,收的水稻以及小麦只能勉强维持家里的口粮。我们只能靠养点牲口以及靠我老婆山上挖药材去卖来补贴一点家用。我们儿子李金洲的户口到现在都没有上,因为没有钱。

  我老婆李菊芬是个非常能干的女人,为了挣钱给儿子看病她也去外面打过工,但后来因为家里孩子太小没人照顾只能返回家照看孩子。现在我也病倒了,她成了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我心里很不忍心因为她只有三十多岁呀!

  现在我的病还没有治好,我儿子急需要做心脏病手术的钱依然没有着落,我们家唯一的房子也被这场地震震坏了,面对这一切我真的很难受,我恨我自己没用没有一点办法!”

  如果您想给卢元仁家庭提供帮助的话,请点击察看《捐助说明》。

打印】 【返回】 【顶部

广告条

Copyright © 2007 www.www6.cn All Rights Reserved 维护设计:专业网站制作 Qww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