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纪实
人物纪实
生活纪实
慈善人物
慈善关爱 >> 求助纪实 双击自动滚屏

莫光宇:担心爷奶死去的孤儿!
更新:2008-4-14 关注:3272 作者:张仁杰 来源:感恩中国 字体【】【】【

莫光宇:担心爷奶死去的孤儿!
奶奶,您不要再说了,我心里难受!我从小到大就是个没爸没妈的孩子,是您们抚养我长大,我不能没有您和爷爷!我现在上课的时候都会担心您们生病,如果您和爷爷死了我该怎么办呀?
广告

  “莫医,听爷爷的话,今天就不要去地里割稻子了?你去写作业吧,争取考个好成绩,这样爷爷奶奶才会高兴!”走在去自家稻田的路上,爷爷不住地扭头劝跟在身后的孙子。

  紧紧跟在爷爷身后的孩子名叫莫光宇,小名“莫医”,他才从学校里赶回家。莫光宇并不理会爷爷的话,他微皱着眉头小声嘀咕道:“整天让我看书做作业,不让我帮忙。可爷爷奶奶年纪这么大了,还要拼命干活供我读书,我又怎么能不帮忙呢?可一帮忙他们就说我……。”

  2007年9月23日这天正是秋收的时节,农村的田地里到处都是忙着收割稻谷的人。看到不听话一并来到田里帮忙收割稻谷的孙子,在脱谷机前面脱谷的莫如祥有些不高兴,他说:“这孩子就是不听话,现在是越长大越不听话了。我和你奶奶不让你下地干活,是怕你把身体累坏了。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如果把身体累坏了,你的学习怎么办呀?”

  莫光宇不说话只顾低头干活,抱着一捆新割的稻谷向脱谷机走去的爷爷莫如祥摇摇头没办法地说:“我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你现在还小,不知道身体的重要性!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如果累坏了不仅个子长不高还容易生病,你这不是让我和你奶奶担心吗?”

  莫光宇和他的爷爷都光着脚在田里干活,莫光宇割水稻的手法非常娴熟。听到爷爷仍在不停地劝自己回去,低头干活的莫光宇忍不住反驳道:“爷爷,你别老说了。我今天是利用星期天放学回家才能够帮家里干点活,我又不是天天能够在家里帮忙。我干活不累,你们年纪大了干活才会累。”

  听着争执的爷孙俩,扎稻杆的奶奶陆春香小声地安慰老伴:“老头子,你别说了,是我们家的孙子现在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心疼我们两老了。唉,莫医是个苦命的娃,从小就没了爸。如果我们的大儿子莫古科能活着的话,现在就能看到他的儿子有多么懂事,那他该有多高兴呀?”

  听到奶奶突然提及爸爸,莫光宇手里抱着水稻显得有些伤心。过了一会,他问奶奶:“奶奶,我爸爸长什么样子我没有一点印象。你和爷爷常说我爸爸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有多么好,可是我怎么没有看到我爸爸得的奖状呀?奶奶,我现在不仅不记得爸爸的样子了,连妈妈的样子我都忘记了。”

  看过孙子难过起来,爷爷莫如祥强作欢笑地对孙子说:“莫医,你这不是还有爷爷奶奶吗?你爸爸去世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肯定不知道爸爸的样子。你妈妈在你一岁零二个月的时候就改嫁到广西了,到现在为止只来看望过你两次,唉,你肯定也记不住你妈妈的模样了。莫医呀,你知道爷爷为什么给你取小名叫莫医吗?就是希望你不要像你爸爸那样生病!所以呀,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好好地读书学习!”

  莫光宇不再说话,他只是沉默地干活打稻谷。爷爷莫如祥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们老俩口真的舍不得让孩子下地干活,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莫医能像他爸爸那样有出息,能够好好读书。莫医的爸爸是我的大儿子,他是我们这里的高中生!高中毕业后就在我们这里的地方中学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他去世前还在拖着带病的身体给我们这里的娃娃们上课!”

  担心光脚站在田里干活的孙子会生病,爷爷莫如祥催促孙子去翻晒地面上的稻谷,他指着谷场大声地说:“莫医,你就不要光着脚丫子站在稻田里了,时间长了会受凉的。听爷爷的话,去把晾晒的稻谷翻一下。你年轻腿跑得快,别在田里了,田里有我和你奶奶就可以了。”

  在爷爷的一再催促下,莫光宇才极不情愿地离开了。莫光宇出生于1994年3月1日,十几岁的他年头比同龄人要显得略为瘦小,性格也比较内向,偶尔他会和爷爷起两句争执。

  去晒谷场的莫光宇光脚走在杂草上,嘴里仍小声地嘀咕道:“爷爷光会说我,担心我的脚会受凉,难道爷爷年纪大了光脚干活就不会受凉吗?”

  看到孙子渐渐远去了,扎捆稻草的奶奶陆春香告诉我:“莫医这孩子很可怜,我们老俩口放心不下呀!我和老头子现在都有六十多岁了,年纪越来越大身体还一直不好。我估计呀,我和老头子最多也就只能活个五年左右,如果那样,你说才13岁的莫医将来该怎么办呀?”

  翻晒稻谷的地方在一处平地,稻谷都晾晒在凉席上。莫光宇边用木钉耙翻晒谷子边告诉我他在学校里的学习情况,他说:“张叔叔,我今年上初二,在镇中学读书。可是我从小学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拿过什么奖,在班上的成绩只能算中等。爷爷奶奶整天叮嘱我要我好好学习,可我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脑子里忍不住会想起爷爷奶奶,我担心他们的身体。张叔叔,我担心要是以后我的爷爷奶奶死了,那我该怎么办呀?”

  莫光宇翻晒稻谷很仔细,他干活的时候仍然很担心爷爷奶奶的身体,他说:“张叔叔,爷爷奶奶很疼我,他总是舍不得让我下地干活。可是我真的很希望能够帮助他们做点什么。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有段时间我真的不想上学了,想回家帮爷爷奶奶干活,我害怕爷爷奶奶干活把身体累坏了。万一爷爷奶奶生病了,我该怎么办呀……。”

  中午回到家里,奶奶陆春香正在忙着准备做饭。莫光宇的家是老式房子,墙面的木漆已经到处驳落,奶奶陆春香有些歉意地说:“我们家在农村,也没有什么好吃的。莫医这孩子我们也只能尽量让他吃好点,虽然他现在正处于长身体的时候,可吃来吃去吃得最多的还是酸辣子。莫医平时住校,每个星期我们给他10元钱的菜钱,平时都吃家里带过去的辣子。我和老头子现在老了,也没办法挣钱让他吃好点了!人老了,干什么都不行了!”

  靠墙坐着的莫光宇听到奶奶的话后不知不觉眼眶就红了,他紧抿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过了一会,莫光宇告诉我:“我最不喜欢听奶奶这样讲话,我自己知道我是个没爸没妈的孩子,如果不是爷爷奶奶把我照顾养大,我肯定早就饿死了。我长大后会去外面打工挣钱,给爷爷奶奶买肉吃。奶奶,我长大后会照顾你们,让你们过上好的生活!”

  莫光宇家的厨房在屋的侧边,墙面的木板之间已经有了大的缝隙,颜色变成了灰白色,很显眼的红色对联上写着“但愿三餐足”。在厨房里做饭的奶奶陆春香告诉了我一些家里的事情,她说:“五年前有一次我生病了,家里的老头子以为我活不过来了便把我的衣服都准备好了摆在床上,打算等我咽气后给我换上然后再埋掉。当时的我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我心里明白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当时就想如果我死了我这还不到8岁的莫医该怎么办呀?我活着好歹还能给孙子做做饭吃,如果我真死了老头子带着莫医我怎么能放心呢?可能真的是我命不该绝,当我们这里的医生把我死马当活马医注射了大剂量的青霉素后,我又捡回了一条命。你看我现在又能给莫医做饭吃了!”

  莫光宇此刻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他大声抽泣着对奶奶说道:“奶奶,您不要再说了,我心里难受!我从小到大就是个没爸没妈的孩子,是您们抚养我长大,我不能没有您和爷爷!我现在上课的时候都会担心您们生病,如果您和爷爷死了我该怎么办呀?我唯一的叔叔也从来没有管过我。奶奶,我要吃您给我做的饭,我要吃给您给我做的辣子!”

  莫光宇身上的衣服已经很脏了,到处都是大面积的污垢,他一直哭得很伤心,不停地用脏袖子抹着眼泪。

  山里的天气变化莫测,担心下雨的农户们都在抢收稻谷。在莫光宇的一再要求下,匆忙吃完饭的爷爷奶奶便带着他往田里赶去。锁门的时候,莫光宇的爷爷莫如祥有些担心地对我说:“我和莫医的奶奶现在真的老了,感觉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也不知道哪天就真的走了。现在我们老俩口还能尽量去照顾莫医,每天还能进出这个家,把门打开再锁上。如果哪天我们真的走了,这个家的门也就只能莫医一个人来开了……。”

 

  手记:2007年9月23日,我来到莫光宇的家,当时他正在忙着帮爷爷奶奶收割水稻。在来莫光宇家之前,我已经从莫光宇就读的学校那里了解了他的一些家庭情况,当时我正在学校里采写贫困生资料并希望通过助学栏目使这些孩子们得到社会上爱心人士的帮助得以继续求学。为了求证贫困生资料的相对真实性,我会抽取个案去实地采写,所以在当地朋友的陪同下我直接来到了莫光宇和他爷爷奶奶生活的地方。

  莫光宇就读于当地镇中学二年级,他的性格略显内向,偶尔会和爷爷顶撞两句。可是当他谈起和爷爷奶奶的感情时,莫光宇的眼泪总是会忍不住倾泻而下,他哭着说:“我最不喜欢听爷爷奶奶提起我的爸爸妈妈,因为我不记得他们的样子了。我没出生的时候爸爸就死了,妈妈也只来看过我两次。我现在除了每年给埋在很远地方的爸爸上两次坟外,我不知道爸爸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一直把爷爷奶奶当成我的爸爸妈妈。别人家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可是我没有!

  我原来心里曾经很想去妈妈的家里看看,想和妈妈一起生活,但我妈妈说她现在已经结婚了,有了一个孩子。妈妈现在不要我了,我唯一的叔叔也从来不管我,只有爷爷奶奶要我、管我、照顾我。从小到大都是爷爷奶奶给我饭吃,供我上学。我现在长大了,不再想从没有见过面的爸爸,也不再想我的妈妈,我只想爷爷奶奶,他们就是我的爸爸妈妈。我现在只担心爷爷奶奶的身体,如果爷爷奶奶哪一天死了,那我该怎么办?

  学校每次开家长会的时候,班上同学的家长都是爸爸或者妈妈来开会,可是我的家长是爷爷奶奶。和我一样大的同学住校的生活费都是他们的爸爸妈妈在外面打工挣的钱,可我只能靠爷爷奶奶背水稻卖钱供我,没有吃的时候还要靠政府发的粮食救济。

  记得我小的时候,躺在床上快要死的奶奶一直用手拉着我不肯松手,奶奶说她放心不下我。现在爷爷奶奶老了,我不忍心看到他们生病了还要下地干活。可我现在还干不动很多活,我长大了一定要去外面的城市打工挣钱,我要给爷爷奶奶看病,还要给爷爷奶奶买肉吃。我要照顾爷爷奶奶,是他们把我养这么大……。”

  在爷爷奶奶眼里,莫光宇虽然不爱说话但是非常懂事。说起莫光宇小名“莫医”的来历,爷爷莫如祥显得非常地伤心,他告诉我:“我出生于1944年5月21日,莫医的奶奶出生于1943年8月29日。我们的大儿子叫莫古科,他是莫医的爸爸,也是最让我值得骄傲的儿子。大儿子高中毕业后回乡中学当了三年的代课老师,后来在村小学继续当老师。我的大儿子本事可大呢,教出了不少娃娃!

  谁料到我的大儿子1993年突然患上了心肌梗塞,当时家里穷加上大儿子才结婚不久,家里实在是没有经济能力为他治病。等后来大儿子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他的病情已经到了晚期。得知自己的病情后,莫医的爸爸还是坚持去学校里给娃娃们上课,就在他去世的前几天还在学校里上课。

  莫医的爸爸告诉我说他舍不得丢下那些上学的孩子们,舍不得离开课堂。那时候他已经从代课老师转成了民办教师,他还说说不定以后会转为公办教师,那样就可以在学校里教一辈子书了。

  莫医的爸爸死的时候只有39岁,他在临死前对我说,让吴平英(吴平英系莫光宇的妈妈)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后就取名叫莫医,希望孩子以后不要生病!大儿子死后没有几个月莫医就出生了,当莫医刚满1岁2个月时他的妈妈就远嫁到广西玉林,再后来莫医的叔叔也和我们分家单过了。如今这孩子上了初中,莫医的妈妈吴平英总共来看过两次,她说她自己现在也有了一个孩子。

  看到莫医逐渐长大了,我和他的奶奶也安心了许多。只要我们五年内不死,我们老俩口就是拿棍要饭也要供莫医上学。莫医的爸爸在世时我曾经答应过,再苦也不会苦他的孩子,一定让他的孩子和他一样读到高中毕业。可我们现在心里担心,再过一年莫医就要上高中了,那时候我们更老了,光指望家里的3亩田一年下来最多也只能收3000斤水稻,我们实在是供不起莫医读高中的费用,就是现在我们有时也要靠政府的救济。

  我们只希望老天爷开开眼,让我们老俩口多活几年,让我们能亲眼看到莫医长大成人,那样的话我也能对死去的大儿子说我这个做爸的已经尽到了责任!

  每年我带着孙子莫医去给我的大儿子上两次坟,坟离我们家很远。本来我心里舍不得把大儿子的坟埋的那么远,但是我们这里有个规矩,就是家里有人在年轻的时候死了不能埋的离家近。当我看到莫医跪在他爸爸的坟前时,我的心里安慰了许多。如果大儿子能够看到的话,我想他会高兴的,毕竟这个孩子已经一天天长大了。我承认莫医跟着我们生活得很艰难,没有什么吃的,连穿的衣服都是别人送的,但这孩子毕竟长大了……。”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帮助,关于莫光宇的捐助已经停止。

打印】 【返回】 【顶部

广告条

Copyright © 2007 www.www6.cn All Rights Reserved 维护设计:专业网站制作 Qww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