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纪实
人物纪实
生活纪实
慈善人物
慈善关爱 >> 求助纪实 双击自动滚屏

多吉旺毛:我的哥哥不是混混!
更新:2008-2-25 关注:3450 作者:张仁杰 来源:感恩中国 字体【】【】【

多吉旺毛:我的哥哥不是混混!
哥哥现在在外面拼命挣钱,要给姥姥买药还要供我上学。虽然我们学校的同学说我哥哥现在在外面当混混,可我知道他们是在瞎说,哥哥对我们很好!哥哥经常对我说他将来会挣到钱,他让我们不要担心。
广告

  已经下课放学了,多吉旺毛却还继续留在教室里写作业。同班的一个小男孩隔着窗冲着多吉旺毛大声喊道:“多吉旺毛,我看见你哥哥骑摩托车来学校接你了!”多吉旺毛停止了写作业,抬头笑了笑。窗外的小男孩笑了起来继续说:“你哥哥今天怎么没有去外面做混混呀?是不是混不下去了?”多吉旺毛收起了笑容快速反驳道:“你瞎说,我哥哥不是混混,他是去外面挣钱给姥姥看病。你以后不要瞎说话,我哥哥不是做混混的!”

  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一堆人正围在一起讲话,站着的坐着的还有路过忍不住听一下的,在他们旁边停着好几辆摩托车。多吉旺毛的哥哥盘腿坐在一圈人中间,正在兴高采烈地讲着什么。匆匆从学校出来的多吉旺毛冲着人群喊道:“多吉江才,你快点回家,妈妈可能今天从寺庙回来了!家里没有水了,你得赶快回去挑水!”

  听到妹妹的呼喊,多吉江才急忙停止了谈论,从人群里快步走出来骑上了一辆摩托车。本来想追赶上妹妹再把妹妹带回家,可牧区地面因为刚下过雨很多地方都是一洼一洼的积水和淤泥,他只能放缓了车速,无奈地看着眼前的路。紧张开车的他大声地问妹妹:“多吉旺毛,我刚听你老师说你这次又考了全校第一,是不是真的?我刚才是在那里和他们商量挣钱的事,姥姥生病的事情你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你只需要安心读书,努力学习就可以了!”

  路面泥泞严重实在没有办法骑摩托车,多吉江才只能下车艰难地推着摩托车前行。看着为难的哥哥,多吉旺毛调皮地笑了起来,她对我说:“他就是我哥哥,我哥哥一直都是好哥哥。虽然这里有些人说他是混混,但我不相信,哥哥一直对我和姥姥很好,他一直努力地挣钱供我们。”说完多吉旺毛冲着哥哥说:“我先走回家了,你慢点开车,路上滑小心摔倒!”

  得知妈妈今天可以从寺庙里回来,多吉旺毛一路上都非常高兴,她笑着说:“今天是旁边的邻居告诉我说妈妈会从尼姑庵回家看姥姥和我们,我听了之后很开心。妈妈现在在寺庙里出家当尼姑,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时间没有看到妈妈了。我很想念她,可是她不能经常回来。”

  走了十五分钟路程,多吉旺毛指着前面一座刚新建不久的牛圈对我说:“张仁杰叔叔,这就是我们现在住的地方,我们是一个月前搬到这个牛圈里住的,因为我们的房子倒塌了。不过这几天有个人对我们说,让我们不要住在这里了,他还说如果我们再不走的话,他们就要打我哥哥了。哥哥害怕挨打,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今天等妈妈回来后,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回到家里不久,一位中年妇女匆忙从屋外弯腰进到牛圈内。多吉旺毛看到后急急地说:“妈,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很想你了!妈,昨天晚上哥哥害怕挨打没有回来住,这里有个人说不让我们家在这里住了。妈,你快想想办法,你说该怎么办呀?”

  多吉旺毛将书包放好,坐到一堆衣服上继续说:“妈,昨天晚上来的那个人说如果我和姥姥这几天不搬走,他们就会打哥哥。昨天晚上哥哥没回来,我和姥姥睡觉的时候很害怕,怕有人半夜进屋赶我们走。妈,你说我们要去哪里住呀?我们现在连个可以住的地方都没有!”说着说着多吉旺毛垂下眼帘,眼睛茫然地盯着到处是石块的地面。这时多吉江才推着摩托车回到了家,一到家他很快将外套脱了下来。

  因为是临时居住,屋里的东西都是随意堆放的。多吉江才来到姥姥的床边小声地对姥姥说:“姥姥,你今天感觉好些了吗?”姥姥看着嘘寒问暖的大孙子,慈爱地点了点头。多吉江才又继续说:“姥姥,明天我一定给你买药,因为今天摩托车没有汽油了,所以我没有去乡医院。姥姥你不要担心,我明天一定去医院给你买药。”姥姥仍旧没有说话,她慈爱地笑了笑。

  多吉旺毛将一些摘的小野果洗干净后端进屋来,她笑着对姥姥说:“姥姥,我哥不是没有汽油了,他是没有钱买汽油了。姥姥,明天哥哥会去挣钱给你买药吃,你不要担心。姥姥,你看这些是我昨天从山上摘下来的野果子,我摘了很多呢。妈妈,这野果子很好吃,你回寺庙的时候可以多装一些带给那些修行的人吃!”

  一直沉默不语的多吉旺毛的妈妈径直来到老人床头,她将老人的腿从长袍子里托出来端在手上看。看罢,她语气很焦急地说:“多吉旺毛,你过来看看,你看姥姥的腿是不是又细了?我怎么觉得我这次回来发现姥姥的腿比上次又细了一圈。多吉旺毛,你一定要记好,晚上睡觉的时候帮姥姥盖好被子,你一定要记住!”

  多吉江才听到后也着急起来,他急忙来到姥姥身边,关心地问姥姥脖子好点了吗?看到老人拉下衣领后露出脖子一圈突出来的肉,他很担忧地说道:“妈,你过来看看,我怎么觉得姥姥的脖子最近又粗了!妈,你过来仔细看看姥姥的脖子,看它是不是真的有变化了?这几天姥姥在生病,我准备明天去乡里给姥姥买药。估计姥姥是因为这几天天气变冷,得感冒了。”

  老人的银丝一缕缕从灰白的头发里飘散开来,沧桑的岁月在老人的皮肤上刻下了深深浅浅的轮辙,她脖子上挂着两串崭新的佛珠,在她微红的眼眶里眼神却透露出安定甚至是一份从容。在一旁的多吉旺毛的妈妈有些难过地说:“我妈妈今年73岁了,她的名字叫美少,我是她唯一的女儿。我今年50岁,我叫西然曲忠。我听我妈妈说她是在25岁的时候去巴塘修路时腿不小心弄骨折后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变成现在这样的,她从13年前就开始卧床不起直到现在。我妈妈的亲哥哥是我们本地的活佛,在他活着的时候还能给我妈妈一些帮助,可自从他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帮助过我妈妈了……。”

  多吉江才这时从屋外端了一盆干牛粪进来准备点灶火烧水。西然曲忠看着忙碌的大儿子,很伤感地说:“我大儿子今年25岁,如今这个家都要靠他。我的小女儿今年13岁,目前在读三年级。我们家很早以前居住的房子因为时间太久倒塌了,后来有人可怜我们给了一个旧牲畜棚让我们住,谁知那个栅子一个月前也倒塌了,现在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借住在这个村的牛圈里。刚才女儿问我该怎么办,我哪里知道该怎么办呀!多吉江才,你晚上还是别回来了,小心这里的人打你。我看这两天能不能找人帮忙说一下,看能不能多给我们住段时间。”多吉江才听到后,低头“嗯”了声。

  “我是在小女儿多吉旺毛5岁的时候去茶瑞寺出家当尼姑的,当时出家一是因为家里状况实在艰难,另一个原因是我希望我在寺庙里修行后能让我的孩子得到好报,将来能过得好一点。真是让你笑话了,你看我们家现在连个避风的房子都没有,住在四处漏风的牛圈里还担心随时会被人赶走。连我们睡觉用的木板,做饭的炉子和锅碗几乎全是向别人借的。多吉旺毛穿的衣服和她上学用的书包全是别人给的。我们这个家以后全要靠大儿子多吉江才了!”沏水的西然曲忠有些说不下去了,她拿着壶的手微微发抖。多吉旺毛则在屋角闷声不响地洗碗,并不搭话。

  洗好碗后,多吉旺毛走到瘫痪的姥姥身边坐了下来。西然曲忠对女儿又细声叮嘱道:“你以后要多听哥哥的话,好好学文化,好好照顾姥姥。我现在在寺庙里修行,一个月最多回来一次。你要好好读书,你看你哥哥从小没有上过学,想去外面打工也没人要。你哥哥今年25岁了,连个女朋友也没有。我估计以后也不好找,人家会嫌弃我们家里穷。我们家现在连个住的房子都没有,有谁会愿意嫁给你哥哥?所以这个家只能靠你争口气了!”多吉旺毛没有吭声,她和身后的姥姥眼睛里全是不舍和忧伤,她们只是静静地听着。

  多吉江才的两个朋友进屋后一直不讲话,他们和多吉江才一起沉默地坐在木板床上。多吉江才听到妈妈讲到这里后,忍不住对妈妈说:“妈,你别老说这些了。我现在和我这几个朋友关系很好,等我将来有钱后我们几个打算去做生意挣钱。我现在也一直在想办法挣钱给姥姥看病,还要供妹妹上学。妈,你不要担心,我就是借钱也会让妹妹在2008年9月份去乡里面读书。妹妹读书很厉害,她这次又考了全校第一名!”

  听说女儿考了全校第一,西然曲忠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脸,她高兴地问女儿:“多吉旺毛,你真的又考了全校第一?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学习,你也听到了你哥哥刚才说的,他就是借钱也会让你去乡里读四年级。等你去乡里上学了,你就可以住校了不用照顾姥姥了。”

  因为害怕牛圈的主人又过来找麻烦,多吉江才准备去朋友家里借宿,他边匆忙开门出去边说:“妈,我先走了,天快黑了,我这几天晚上都会去朋友家里睡。如果今晚有人过来让我们搬家,你就和他们说说好话。姥姥瘫痪在床不能动,不要让姥姥着急了。如果实在是让我们走,你就跟他们说如果冬天要在这牛圈里关牛,我们可以住在里面顺便帮他们看牛。”

  追着儿子来到牛圈外的西然曲忠看着儿子渐渐远去的背影,不禁难过起来,她伤心地说起了一些往事,她说:“我不是一个尽责的母亲,这个家以后只能靠儿子多吉江才了。我的儿子和女儿不是同一个父亲,他们是两个男人的孩子。在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一个人实在是养不活他们和我的妈妈,于是我带着两个孩子去西藏丁青县找他们的爸爸,想让他们的爸爸帮忙。可等我去了后,却发现他们两个人已经结婚了并且生活困难,我没办法又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当小女儿多吉旺毛长到5岁的时候,我终于狠下心来出家为尼……。”

  跟着妈妈来到屋外目送哥哥离去的多吉旺毛,看到妈妈总说着令人伤心的话,便笑着跟妈妈说一些开心的事,她说:“妈,你别担心,我会好好读书,你看我这次不是得了第一名吗?哥哥现在在外面拼命挣钱,要给姥姥买药还要供我上学。虽然我们学校的同学说我哥哥现在在外面当混混,可我知道他们是在瞎说,哥哥对我们很好!哥哥经常对我说他将来会挣到钱,他让我们不要担心。等我哥哥将来和朋友们做生意挣钱了,一定会找个好的嫂子回来照顾姥姥和你……。”

 

  手记:多吉旺毛是个藏族女孩,2007年9月7日我通过她学校的班主任了解了一些她的家庭情况,班主任说:多吉旺毛成绩非常优秀,她今年13岁,读小学三年级。她的母亲因为家庭困难出家为尼,她和哥哥多吉江才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她们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多吉旺毛的母亲身体状况很差经常生病,她的姥姥也七十多岁了瘫痪在床,她的哥哥属于无业青年也有病在身却无钱医治。尽管多吉旺毛在学校里成绩名列第一,但是她就读的是牧区小学,只有一年级到三年级。如果她要读四年级,必须在2008年9月份去几十公里以外的乡小学住宿以便继续求学。可她的家庭状况实在太困难了,很可能会缀学……。

  听完老师的介绍,我准备去牧区做一次深入走访。之所以要去自然条件非常恶劣的藏族牧区实地走访,是因为希望通过个案的实地摸查,确保助学纪实里贫困生信息的相对真实性。助学栏目旨在帮助偏远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尤其是孤儿、被遗弃孩子以及单亲家庭孩子,使他们和社会上的爱心家庭或者人士结对,从而不至于因为家庭缘故陷入缀学的困境,使他们可以重返校园学习知识,用不断累积的知识最终去改变落后的观念以及困窘的现状。同时实地走访,不仅因为感恩中国要对贫困生负责,也要对爱心人士负责。

  多吉旺毛的家目前暂居在当地牧区的牛圈里。当我问为什么牛圈的主人非要把多吉旺毛一家人赶走时,当地人说因为多吉旺毛家不是本牧区的,这不是她们村的牧区地,赶她们的最大原因是怕她们一家人赖在这里不走了。

  “混混”这个词是通过当地朋友翻译过来的。当地朋友说因为多吉旺毛的哥哥多吉江才没有牛也没有羊之类的牲畜,他又呆在靠放牧为生的牧区里显得无所事事。加上他25岁了,没有事做也没有娶老婆,所以当地人认为他不务正业,是一个“混混”。

  当我问多吉江才将来打算做什么时,多吉江才笑着说了很多,他说:“这里的人说我是混混,我不介意。说老实话,我现在吃饭都是东吃一家西吃一家,没有固定的地方。现在如果有谁喊我去帮忙,我会马上过去。就像昨天我的一个朋友的摩托车油门绳坏掉了,他让我去镇上帮他买一根回来,他会帮我加来回的汽油以及给我一点钱。我去帮忙一般不会要钱,除了管吃之外顶多向别人要点糌粑和酥油回来给姥姥和妹妹吃。

  今年我们这里挖虫草的时候我上山挖了100多根,一共卖了3000元钱。不过在挖虫草的时候我的手不小心弄伤了,我跑到州医院看了一下。医生说我的手没有事,但被检查出患有胆结石需要开刀。当我在医院住了几天准备动手术的时候,有人捎话说我的姥姥快要死了,我马上放弃动手术赶了回来。谁知等我回来后,姥姥又活了过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再去医院看病,医生说如果只动原来胆结石的手术3000元也够了,但是现在又检查出我得了胆囊折叠,加上这个手术费最低需要7000元至8000元。听医生这样一讲,我只好回来了。这样来回两趟我手术没做成,反倒将挖虫草的钱花了个精光。

  我从小就没有上过学不识字,也不会说汉语。2006年我曾经伺候我们当地一个做生意的老板一年,到了年底他只给了我2000元钱。当我拿到钱后,我买了两床被子、被单,然后花了90元买了一套西服还有一些牛肉我就回家了。

  想到我们这里是高原山区来回走路不方便,我就向卖摩托车的老板赊了2000元买了一辆摩托车。当时我赊车子的目的是想给奶奶去县城买药时比较方便,同时我还想利用摩托车跑点生意挣点钱。但是由于我没有最基本的启动金,所以我到现在什么都干不了,只能靠出点力气给这里的人帮忙然后混口饭吃。

  我妹妹多吉旺毛今年13岁,我一直跟她说让她不要担心将来住校的生活费,我对妹妹发誓说我哪怕要饭、借钱,哪怕不娶老婆也要供她好好读书。等妹妹将来把书读好了,我再考虑我自己的事……。”

  提及一直贫困窘迫的家庭现状,西然曲忠一言难尽,她说:“我妈妈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年轻时还没有结婚就生下了大儿子多吉江才。当儿子长到12岁时,妈妈开始卧床不起。后来我又没有结婚生下了女儿多吉旺毛。我实在是没有办法面对卧病在床的妈妈、12岁的儿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女儿,我没有能力照顾她们。我当时想到去找孩子的父亲,谁知我带着两个孩子找到他们父亲时,却发现他们都在西藏丁青县成家了而且生活得很不好。为了不给孩子的亲生父亲带来麻烦,我只好带着孩子回来了。走到半路上我真想丢下他们跑掉,我的儿子当时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不放,我一时不忍心于是又带着两个孩子回到瘫痪的妈妈身边开始艰难地生活。

  一直到女儿长到5岁,我才去茶瑞寺出家为尼。当我出家后,家里只能由17岁的大儿子多吉江才照顾姥姥和妹妹的平时生活。

  记得我当时离家修行时,我们家还有6头奶牛。因为家里没有大人,我委托别人帮助代养,可一年后代养的人说我们家的6头牛全部跑了,所以我们家到现在都没有牛羊之类的任何牲口。

  修行这么多年,我每年只能回家10次。在寺庙修行时我也经常在想,是不是我前世罪孽太多才造成今生这么多的苦难,所以我发誓我一定要专心修行,希望我的修行能够让我一直在苦水中长大的孩子们以后的生活能过得好一点,这也许就是我对他们唯一能做的一点补偿吧!”

  感谢: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才宁副局长和局秘书才华提供藏文翻译。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帮助,关于多吉旺毛的捐助已经停止。

打印】 【返回】 【顶部

广告条

Copyright © 2007 www.www6.cn All Rights Reserved 维护设计:专业网站制作 Qww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