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纪实
人物纪实
生活纪实
慈善人物
慈善关爱 >> 求助纪实 双击自动滚屏

杂西拉措:为什么狼总吃我的羊呢?
更新:2007-12-21 关注:4425 作者:张仁杰 来源:感恩中国 字体【】【】【

杂西拉措:为什么狼总吃我的羊呢?
奶奶的脸上隐约还有着泪痕,她很伤心地说:“前两天我家的小山羊又少了一只,这几天我天天都坐在这里等小山羊回来!你说这小山羊会回来吗?它不会被狼咬死了吧?它会被狼偷吃了吗?为什么山上的狼老吃我的羊呢……。”
广告

  晚上八点,藏区的天空还没有放黑。不过今天山峦的上空开始密集了黑压压的云层,天似乎看起来要下雨了。在这样的傍晚,老奶奶杂西拉措却还在山坡上艰难地行走。她边缓缓爬坡边还弯腰在脚边的杂草丛中寻找,她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呼唤着:“咩……咩……。”

  老奶奶杂西拉措东张西望寻找的是家中的山羊,天已经快黑了,可是山羊还没有回家。老奶奶寻找山羊的时候嘴里还絮叨着:“天一黑下来我的眼睛更看不到东西了,这可怎么办呀?这几只山羊可是我女儿留给我的,它们跑到哪里去了呢?看这天气好像快要下雨了,真让人担心呀!如果找不回山羊,它们晚上肯定会在外面淋雨了……。”

  老奶奶杂西拉措是位84岁的花甲老人,头发剪得短短的,身上穿着藏族的长袍,腰间束着根绳带。老奶奶寻找山羊的时候很着急,尤其看着头顶上越来越厚重的乌云。突然从不远的草丛里窜出几只山羊,飞快地从奶奶的身边跑过。看到那几只羊正在朝着自家的方向跑去,老奶奶不禁笑了起来,尽量加快了脚步紧跟在飞快奔跑的山羊后面。此时奶奶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在急急行走的途中偶尔还会笑出声来。

  好不容易气喘吁吁回到家后,老奶奶杂西拉措还来不及喘口气,便赶快数回到家里的山羊的数量。老奶奶很认真的一头一头数着:“一、二、三、四?咦,不对呀,我昨天数的大山羊还是三只呀,怎么今天只有两只了?是不是我的眼睛看花了?”老奶奶揉了揉眼睛,又重新数了一遍。

  清点了好几遍后,老奶奶杂西拉措长长叹了口气,她喃喃道:“我家里山羊怎么总是会少呢?怎么变得越来越少了呢?不会是真的被狼吃掉了吧?昨天晚上数的时候还是三只大山羊,怎么今天只剩下两只了呢?”奶奶嘴里嘀咕着,将屋内的山羊赶到墙角喂上草料,然后拿出发黑的水壶放在灶台上准备烧点水吃晚饭。

  加了没几勺水就发现家里的备用水已经用完了,老奶奶杂西拉措只好将放在炉子旁边的大塑料桶背在身上,在夜色中出门去村里取水。屋外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夜间行走的奶奶有些摇摇晃晃,她用手紧紧托着后背背着的大塑料桶,行走时嘴里还咕哝着:“我家里的大山羊怎么又少了一只呢?不会真的被狼吃掉了吧?怎么每次我的羊都会被狼吃掉呢?会不会是山羊走错了回家的路?我晚上再等等看,说不定山羊会自己回来了……。”

  从老奶奶杂西拉措居住的屋到村头取水的地方大约有一百多米,虽然距离不算很远,可老奶奶背着空塑料桶在黑夜里深一脚浅一脚行走了将近五分钟。到达取水的地方,老奶奶很小心地缓缓放下后背上的塑料桶。夜里的空气中渗杂着寒气,老奶奶一边将桶放到一块木板上准备接水,嘴里却还在担心着 没有回家的山羊。

  取水的地方非常简易,一块大石墩上伸了半截引水用的钢管,水源则是雪峰溶化的积雪。老奶奶杂西拉措将手中的铝勺伸到钢管下很小心地接水,每当满了一勺后再注入黄色的大塑料桶里。老奶奶对我说:“我老了,越来越不中用了。家里仅有的几只山羊还是女儿留给我的,女儿现在已经死了,她活着的时候,家有十几头牛和几十只山羊。可自从女儿死后,家里的牛和羊越来越少了,村里的人说都被狼吃掉了。可狼怎么每次都吃我家的牛羊呢?现在女儿留给我的羊,都快被狼吃光了……。”

  接满半桶水,老奶奶杂西拉措收起水勺,将塑料桶背在后背上开始缓慢往家里走去。在回家的途中她不时大口喘气,走不了几步还要稍作休息。老奶奶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和我说着话,她说:“我女儿死了有五年,女儿死后留给我十几头牛和几十只山羊。可不到两年,十几头牛就不见了,后来仅剩羊。可是现在连羊都越来少,昨天数羊还有三只大山羊,谁知今天就变成了两只,又丢了一只!村里人说牛羊被山上的狼偷吃了,可山上的狼怎么专吃我的牛、羊呢?”

  老奶奶杂西拉措说:“我现在真的不中用了,你看我背这半桶水都快背不动了。在我年轻的时候可以背满满一桶水还感觉不到累,可我现在越来越害怕背水了,只要一背水我的腰就开始疼,现在越疼越厉害。唉,看来我真的老了!晚上我担心山羊会跑掉,现在就剩几只了,我就把它们赶到屋内和我一起睡,这样狼就吃不到它们了!”背水回到家后,老奶奶杂西拉措小心翼翼地放下水桶,然后坐到床边开始大口喘气,两只黑色的山羊就在离她不远的脚边。

  老奶奶杂西拉措屋内的物品屈指可数,屋子里到处都是灰尘沉淀下来的黑垢。她睡觉的地方靠近窗户,就是在垒了半米高的长条土台子上铺了层翻毛毯子,毛毯非常脏了,因为长时间不清洗很多地方已经结成了块。老奶奶趴到床上躺了下去,躺下后她仍在担心那只没有回家的山羊,边想嘴里边咕哝着:“昨天晚上我睡之前数数的还是三只大山羊和两只小山羊,怎么今天就少了一只大山羊呢?晚上只要山羊和我在一个屋,狼就不敢来吃了。白天羊要去吃草,到外面我就盯不住了。人老了放不了羊,看不住羊了。山上的狼怎么每次都吃我的羊呢,还在大白天里把我的羊给吃了……。”

  五天后我再次去看望杂西拉措老奶奶,刚进老奶奶的家门,便觉得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只见屋子中间的地面上放着一个黄色的塑料袋,老奶奶正低头在塑料袋里翻看着,一股股恶臭便是从袋中飘出来的。当老奶奶将几块腐烂的肉拿出袋子外仔细看的时候,有苍蝇从袋中飞了出来绕着烂肉飞舞。

  翻看着袋中阵阵发臭的腐肉,老奶奶杂西拉措突然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她的肩膀上下抽动着,不停用有着泥垢的袖口抹着泪水,老奶奶边哭边说:“我可怜的山羊呀,我在家里等了好几天,以为山羊会回来。谁知今天早上村里的人告诉我,说我的羊被狼咬死在山上了。于是我上山找到了村里人说我羊死的地方,将被咬死的山羊背了回来。我可怜的山羊呀,怎么会被狼咬死了呢?这可是我死去的女儿留给我的东西呀,现在越来越少了,都快没有了……。”

  哭了很久老奶奶杂西拉措才在伤心中止住了眼泪,她从黄色塑料袋里挑了几块腐烂的比较厉害的羊肉,准备等会煮着吃。放到锅里想煮肉时,才发现塑料桶中的水又用完了,无奈之下老奶奶又背起了黄色的塑料桶去村头接水。走在路上,老奶奶对我说:“我舍不得扔掉那些羊肉,因为好歹还是肉呀!我年纪大了干不了活,平时吃不到肉。虽然山羊死了好几天肉都坏掉了,可还能煮着吃。如果把这些肉拿到屋外去晒,肯定会被苍蝇吃完的,到那时候我就什么都吃不到了!”

  又一次来到了取水处,不过这次是白天,天气明朗白云在蓝天上飘浮。阳光下老奶奶杂西拉措的白头发一根根清晰可见,脸上的皱纹比在夜晚见到时深了许多。因为光线好,老奶奶直接用塑料桶的口对准引水管接水。老奶奶对我说:“每当看到女儿留给我的羊,我就会想到她。其实我的女儿并不是我亲生的,虽然我在21岁的时候就结婚成家了,可我一辈子没有孩子。我的女儿其实是我舅舅的女儿,因为我没有孩子,舅舅便将他的女儿给我领养了。我和丈夫将养女养大成人后还给她找了个上门女婿,谁知养女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大出血死了。养女死后没多久,我们给她找的上门女婿就离开家重新找了个老婆。现在我的养女生的两个孩子一个被送到孤儿院,一个留在孩子的奶奶身边养。算起来我女儿死了有五年时间了,她当时留给我的十几头牛和几十只山羊只剩下两只大山羊和两只小山羊了!”

  在这次背水回去的路上,老奶奶杂西拉措向我说了她的一些往事,虽然在途中时不时要大口喘气还要稍作休息。老奶奶告诉我:“我今年已经84岁了,属牛的。在我20岁的时候就当上了我们这个地方生产队的队长,25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我的丈夫曾经是我们这个生产队的会计,我是在1982年的时候不当生产队队长的。前几年上面来了个工作队专门看望以前的老队长,我们这个生产队一共有四个老队长,已经死掉了两个。工作队走的时候给了我40块钱,我心里难受当时都哭了。我这人一辈子没有上过学,也不会说话。可我知道共产党是穷人的父母,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我很感谢党,因为我穷所以现在没让我交党费了。我很自豪我是个党员!等我将来有一天实在是照顾不了自己了,我再找党组织帮忙。我现在还能动,所以不能给党添麻烦!”当提到自己是一名党员时,老奶奶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为丈夫生个孩子,15年前我的丈夫病死了,从此我一个人过。现在我老了,两只眼睛也快看不见了,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我女儿的两个孩子两年前来看过我一次,因为没有住的地方也没有吃的,所以也没有再来了。在我能动的时候我还去地里干活,可现在实在是干不动了,所以也就没有种地了。平时我就向村里的人要一点炒面和酥油过生活,村里的人对我很好。不过今年我的胃口不行了吃的少,也向村里的人要的少了……。”老奶奶杂西拉措讲到最后,语调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她紧紧盯着脚下的路,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将好不容易接回来的水打翻在地。

  当我要离开青海藏区前往另一个山区的时候,特意前去和老奶奶杂西拉措告别,却发现老奶奶正神情沮丧地坐在自家屋外的石墙下。老奶奶坐在几块垒着的石块上,不时望向通往她家唯一的路口。奶奶的脸上隐约还有着泪痕,她很伤心地说:“前两天我家的小山羊又少了一只,这几天我天天都坐在这里等小山羊回来!你说这小山羊会回来吗?它不会被狼咬死了吧?它会被狼偷吃了吗?为什么山上的狼老吃我的羊呢……。”

  

  后记:
  2007年8月我来到了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走访贫困家庭,在走访特困家庭的时候,我认识了杂西拉措老奶奶,可因为时间太紧,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和奶奶只有过几次接触。每次见到老奶奶,她总是会问道:“为什么山上的狼老是吃我家的羊?”

  由于杂西拉措老奶奶不会说汉语,每次去看望她都需要当地的朋友当翻译。最后一次我见到杂西拉措老奶奶,她告诉我她正准备把目前居住的房子买掉。当我问及原因时,老奶奶叹着气说:“我现在住的这几间房子是我养女和她的丈夫当年结婚后盖的。五年前我女儿生孩子大出血死了,她的丈夫又去别的地方找了个老婆重新成家了。几个月前听村里人说,他重新成家后又生了个小孩。一个月前我的前女婿过来对我说,因为这房子是他和我的养女一起盖的,现在他不在这里住,所以他要求我把房子里的木头卖掉后把钱给他。前几天村里人找了四个买木头的人,他们说这三间房的木头可以买2000块钱。我想多卖点钱可人家不愿意。我想让村里人多找几个买木头的人,看有没有人愿意多出点价钱,我希望多卖点钱给我的前女婿。我现在老了,不能干活,只希望多买点这三间房子的木头钱后,前女婿能将原来三间房子旁边的厨房留给我居住,要不然我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唉,反正我也老了,也住不了几年了……。”

  2007年12月20日,我接到当地朋友达哇多杰打来的电话,他着急地告诉我杂西拉措老奶奶病了,她身边没有亲人也没有钱去看病,只能呆在家里听说病情越来越重了。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帮助,关于杂西拉措的捐助已经停止。

打印】 【返回】 【顶部

广告条

Copyright © 2007 www.www6.cn All Rights Reserved 维护设计:专业网站制作 Qwww.cn